首页 > 创业城市 > 正文

美国反恐十年与传媒的表现:国家利益与专业精神 - 传媒中国网 - 传媒中国网
2013-12-23 15:32: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实习生徐敏 记者冯宙锋摄  ■嘉宾简介  魏然 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讲座教授、上海交通大学长江讲座教授  美国反恐的十年,高潮起伏,代价高昂。不了解十年反恐就不能全面了解美国当今的困境,也不容易把握...


实习生徐敏 记者冯宙锋摄

  ■嘉宾简介

  魏然 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讲座教授、上海交通大学长江讲座教授

  美国反恐的十年,高潮起伏,代价高昂。不了解十年反恐就不能全面了解美国当今的困境,也不容易把握美国未来的趋势。十年反恐战争对美国的传媒有着深刻影响。在反恐的旗帜下,美国政府的权力大幅扩张,但美国的传媒却有负监督之责,偏离了其揭弊和在重大政策上质疑政府的传统。在反恐战争的报道上,美国传媒与政府为伍,为出兵伊拉克做宣传,误导了民众,为专业精神付出了代价。美国传媒在平衡国家利益与专业精神处于两难局面。

  反恐后果:政府权力大幅度扩张

  今年美国时间5月1日,美军王牌军悄悄地越入巴基斯坦国境,在40分钟内击毙恐怖组织基地的首领奥萨马·本·拉丹。从2001年开始的反恐战争,至今进行了整整十年。美国十年反恐,高潮起伏。这十年被《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弗里德曼称为“拉丹的十年。”他的描述一针见血,白宫倾全国之力捉拉丹,好像猫找耗子。更准确地说,好像儿童动画片小老鼠杰瑞和大猫汤姆。小而点子多的杰瑞,总是把个子大但笨笨的大猫汤姆折磨得死去活来。

  美国的建国精神是“民为大”,政府为必要之恶。政府的权力架构是分权和制衡。但是,在反恐的旗帜下,美国联邦政府的权力大幅度扩张。200多年来的传统,如政府部门之间的分权和相互牵制,让位于权力集中统一指挥的巨无霸式行政部门。最明显的例子是情报部门。“9·11”之前,FBI和CIA的地盘是“井水不犯河水”。FBI和C IA的工作人员,老死不相往来。但是,“9·11”后,美国成立了“国土安全部”。把情报、移民和边界安全等众多职能部门,一网打尽。而国土安全部部长,成了情报的沙皇。据《华盛顿邮报》的披露,美国自“9·11”以来共新建、重组超过了263个情报机构,整个美国有1271家政府机构和近2000家私人公司,高达20万人在1万个地点做与反恐有关的情报工作。

  美国政府的权力扩张,也渗透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由于《爱国法案》的通过,个人的自由和隐私权受到政府的监控。例如个人汇款,1万元以上要在银行留下登记,而10万以上银行要通知FBI备案。

  美国联邦政府的权力大幅度扩张,是反恐战争最大的后果。传媒是美国的第四权力,对前三个政府部门,即立法(国会)、行政(总统)和司法(最高法院),负有监督之责任。但是,在反恐上,美国传媒偏离了其揭弊和在重大政策上质疑政府的传统。在反恐战争的报道上,美国传媒成为政府为出兵伊拉克的宣传工具,完全丧失了美国传媒应有的专业精神。

  反恐报道为政府出兵宣传

  冷战造就了美国的独霸。“9·11”事件突然发生,让美国人非常恼火。为了向民众作满意交代,小布什于是立即发动了两场反恐战争———打阿富汗和伊拉克。对于“9·11”的基地首领本·拉丹,布什用美国西部片中警长的腔调,声明“死要见尸、生要见人”。

  根据当时美国精英和五角大楼的评估,反恐“最长6个月,最多500亿美元”就能解决问题,可以速战速决。

  但是,出兵伊拉克要合理合法,给个说法。为此,小布什政府进行了一场宣传战,宣传恐怖主义的威胁,为反恐寻找合法性和正义性。小布什政府宣传战的焦点是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武器。

  小布什政府能够在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坐拥大规模杀伤武器的情况下打伊拉克,是美国传媒的失职。揭弊和质疑政府的政策,是美国传媒的光荣传统。从历史上的《华盛顿邮报》水门事件,到《纽约时报》的国防部文件曝光事件,记者曾经是反越战的推动者,做记者是英雄。

  然而,在“9·11”后的同仇敌忾,反恐就是爱国的舆论氛围下,美国传媒对大规模杀伤武器的报道,非常有争议。大致上讲,美国传媒在报道大规模杀伤武器上,犯有两宗罪:(1)夸大恐怖主义的威胁;(2)为政府打伊拉克的假情报做宣传。

  首先,媒体专业与责任体现在新闻报道要本着真实、准确、平衡和全面等原则。但有传播学者分析了《纽约时报》的报道发现,美国主流传媒对小布什政府声称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武器,因此必须有美国出兵,将他赶下台的版本,几乎照单全收。主流传媒报道的框架(fram e)是非打伊拉克不可,对欧洲反战的声音完全没有报道。

  其中最卖力的记者非《纽约时 报 》的 女 记 者 米 勒(Ju d ithM iller)莫属。从第一次海湾战争开始,报道对伊拉克战争是她的专长。她对大规模杀伤武器所做的一系列独家报道常常上《纽约时报》的头版,但也最有争议。有媒体批评者说,米勒的大量报道,把大规模杀伤武器和全球圣战组织完美连接在一起,与小布什政府的打伊拉克议题相呼应。

  其次,出兵论:为政府出兵伊拉克的借口背书,变为了政府的宣传机器(喉舌)。在见到铁证和基本事实之前,记者习惯上使用前置词如“据称”“怀疑”等字来报道。但是,这些技术上保证“客观、公正”的前置词在大规模杀伤武器报道中,都不见了。例如:全国电视新闻网(N B C )的记者问道“伊拉克和它的大规模杀伤武器对美国的确实威胁是什么?”《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写道:美国有计划来对付伊拉克被禁开发的武器。把伊拉克拥有被禁武器作为事实来报。

  传媒学者的研究表明,到了对伊拉克开战之际,主流传媒已经“完全”无条件地相信萨达姆政府藏有生物武器。开战之后,传媒的报道,仍然是如此。

  总之:传媒受美国政府的利用,先入为主,有了结论,再找证据,不自觉地沦为小布什政府的宣传机器。被批评者形容为:美国传媒陷入政府的公关,他们促成了对伊拉克的战争。对打伊拉克的报道,是美国传媒的耻辱、传媒背弃传统,偏离专业。传媒的整体信义度受损。盖勒普在2006年底,访问了1000多个人,其中56%认为对伊拉克的报道不准确。

  在大规模杀伤武器报道上,美国传媒赔上了专业,失去了民众的信任,也没有尽到监督政府的责任,问题出在哪里呢?

  首先,传媒和记者害怕被骂“不爱国”。“9·11”以后,美国人热血沸腾,对被恐怖袭击而伤亡的3000人,非常动感情。小布什总统说:“你要么站在我们这一边,或者站在恐怖分子的一边。在爱国的旗帜下,表达不同意见,困难重重。根据传播学者的研究,在1167个上电视出镜受访的专家中,仅有3%的人反对出兵伊拉克。

  其次,在报道的技术层面上,传媒对伊拉克战争报道的消息来源,几乎全部来自美国政府官员和军方。特别是有关大规模杀伤武器报道的来源的那些专家,而这些专家多重复政府的说法。有两位专家最有代表性:前伊拉克武器检 查 员 奥 布 莱 特( Da v idA lbrigh t)和 智 库 学 者 波 勒 克(K ennethPollack)。波勒克曾任职C IA,担任情报分析员。这两人是传媒的大热门,为打伊拉克背书。

  最后,由五角大楼公关总监克拉克(V ictoriaC larke)所设计的记者随军这样一个安排,也限制了记者的独立和采访的自由。有的记者整天和美国大兵吃住在一起,几乎像个当兵的,难以独立和客观地观察和调研。

  传媒报道的失误,误导民众

  有传媒批评人尖锐地指出,美国打伊拉克的依据(大规模杀伤武器)不是政策的失误,也不是情报的失误,而是传媒的失误!为什么呢?因为传媒为打伊拉克制造舆论,而报道失误的后果是误导民众。《纽约时报》的女记者米勒(JudithM iller),曾获得普利策奖,她的可信度高,因而,误导民众也严重。

  据美联社2006年8月7日的报道,在已经宣布伊拉克没有找到大规模杀伤武器的三年之后,在民调的问题:“你认为萨达姆在2003年有没有大规模杀伤武器?”有一半的美国人仍然相信伊拉克有,要找,一定能找到大规模杀伤武器。

  马里兰州大学的学者研究了7个民调中受访的9611人,结果发现,大部分美国人对伊拉克是否拥有大规模杀伤武器存在着错误的认知,特别是那些常看右派有线电视福克斯有线电视新闻的人,尤其如此。具体的数据如下:

  有48%的受访者错误地认为伊拉克和基地组织存在关系的证据已经找到;

  有22%的人认为大规模杀伤武器也找到了;

  有20%-25%的民众认为伊拉克直接和“9·11”袭击有关;

  另外有33%-36%的美国人相信伊拉克支持基地恐怖组织。难怪,这些人最支持打伊拉克。

  反恐对美国传媒的深远影响

  由于反恐战争,美国民意分裂。十年的民意从由三分之二的支持下降到三分之一;而反战的人从三分之一增加到三分之二。据C N N今年六月所做的民调,65%的受访者反对继续在阿富汗打下去,而支持者仅有36%。《华盛顿邮报》和美国电视网(A B C )联合做的民调发现,54%的受访者认为反恐战不值得打,应该马上撤军。

  同样,美国传媒媒体分裂,在反战与打下去的问题上,左派和保守的右派媒体,一直在打口水战。自由派的媒体不再支持反恐战。在2004年,由麦克—摩尔所制作的 纪 录 片《 华 氏9 / 1 1》(Fahrenheit 9/11),是反战的代表作,影响很大。以福克斯有线电视为代表的保守派传媒,则支持继续反恐,为小布什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保驾护航,继续打下去。

  现在美国传媒走红的传媒,拥有高收视率的电视新闻,是以意识形态当道的保守的福克斯有线电视新闻和自由派的有线新闻频道MSN B C和C N N。福克斯有线电视新闻台的新闻节目,平时有330万,最高时有近800万人收看,但多为保守的共和党支持者。而两台最叫座的节目是新闻分析节目,即所谓的“新闻秀”。“新闻秀”主持人即名嘴,扮演的是意见领袖的角色,而非中立的节目主持人。他们声称是以事实为依据的新闻分析节目,实际上毫不掩饰鲜明的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偏见,带有预设立场,分析天下大事。两台每天对着批评,除了批评,还是批评。

  新闻客观报道是美国新闻业的根基,没有客观报道,就没有现代的美国传媒业。传统客观性报道形成美国近代传媒业专业化的文化传统和职业信仰。新闻客观报道应以事实为本,不偏不倚,不党不私,让事实说话。但“新闻秀”却偏离了客观报道寻求真理的传统。难怪,老一辈的美国记者非常不满,说客观性报道在美国已死。美国传媒界去年有一场“新闻客观性论战。”

  ■结束语

  反恐之战是美国历史上打得最长的战争,至今还看不到何时结束。美国的影响源泉正在逐渐萎缩。面对现实,美国独霸的霸气,有所收敛(例如:对利比亚战争的介入)。在国内,左派和右派,对立尖锐,政务经常陷入僵局。

  同时,美国传媒也为十年反恐付出了代价。通过美国传媒在反恐中的表现,揭示了在平衡国家利益与专业精神上,传媒的两难局面。处在一个“反恐等于爱国”的政治正确的舆论氛围下,传媒没有对政府反恐政策作批评,丧失了批评监督政府的责任。如果,传媒畅所欲言,反恐的代价可能就不会那么大。美国传媒对政府的说法照单全收,看上去好像国家利益至上,事实上是误国,同时损害传媒的专业操守,记者的信誉。而受损的信誉,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得到修复。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记者独家调查:谁来阻击网络“黑公关” - 传媒中国网 - 传媒中国网
下一篇:英国骚乱再现社交媒体之惑 - 传媒中国网 - 传媒中国网

分享到: 收藏